主题: 夜半“鬼”敲门陶淑红

  • 上都驿站网络工作室
楼主回复
  • 阅读:332
  • 回复:0
  • 发表于:2021/10/7 16:57:44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上都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夜半敲门
      陶淑红

  很多很多年前,我上高中时候住宿,但不喜周末住在学校的宿舍里,于是常有要好的女同学邀我到家里去,我一直很感激。

  那时我们的宿舍很大,高中和初中各年级混住,单身的女教师住在我们隔壁,兼作宿舍管理员,老师们也不比我们大多少。男生的宿舍在我们的前排,边上也住着两三个单身的男教师。

  宿舍一进门另有个一米见方的小间,半围是用单砖彻成的矮墙,上面是透明玻璃窗,日常放些如簸箕、扫帚之类的杂物,即可用来挡风雨,也可用来遮蔽,所以我们每个宿舍都有两层木门。小木门里就是我们生活的区域,我们十七八个女孩子在里面热热闹闹的学习生活。

  我们结伴打饭、上学、上早晚自习,自习完回宿舍讲鬼故事,讲鬼故事大概是所有住宿生的传统。鬼故事听的多了,虽然心里不深信,但不知不觉间也就变得草木皆兵起来,糟糕的是,我们学校的厕所离我们的宿舍比较远。

  白天还不觉得,到了晚自习后就觉得距离格外的远,而且里面没灯,需要打着手电如厕。那时学校的厕所是旱厕,于是就有人把高年级的孩子们留传下来故事讲给我们听,据说有变态会趁女孩子上厕所时偷窥。这下好了,所有的女生在晚自习后都不敢去厕所了。但人有三急,有时是没办法避免的,除了极胆大的女生打着电筒去厕所外,宿舍西的墙边就成了其他女生们临时的如厕地,虽然大家会定期清理,夏天的时候还是免不了会有异味,惹的学校检查卫生时很恼火。

  天天说鬼,就真的来了。不记得什么时候起,总有女生说起去西墙边如厕时发现有陌生人扒在墙头探头探脑的窥视,于是大家匆匆的逃回宿舍,自此有人突然内急,就不敢一两个人单独外出,总是在高年级的学姐的带领下一同出去。传言多了,引起宿管老师的重视,几个男教师特意去值守了几天,然而什么也没发现,就放松了警惕,觉得大概是女孩子们的大惊小怪。老师值守后,也确实安静了一段时间。

  过了一段时间,又闹起来了。开始有女同学传言,晚自习时有人在女厕偷窥,这激起了众怒,住宿舍的男生和女生是比较团结的。终于有一天,有女生发现了一个暗影,于是群情激奋,所有的男生和男教师们都追出去了,拎着拆掉的桌子椅子腿,女生也跟在后面鼓噪着帮着指点踪迹,想必追到了必定会给那变态鬼一个血淋淋的教训,耐何那暗影提前发觉跑的飞快,大家竟没有追到。

  自此,住宿舍女孩子们的噩梦就来了。这变态晚自习后趁宿管老师熟睡后就时不时的来女宿舍敲敲玻璃,渐渐的发展到悄悄的推门了,又渐渐地发展到趁周末夜晚人少时强行推门了,好在我们当时在学姐的带领下都比较警醒,防范严密没有给他机会得逞。那时条件差,宿舍是没有固定电话的,包括宿管老师和住宿的孩子们也都没有手机之类的通讯工具,遇到危险时除了大呼救命之外别无他法,即使喊了救命也无法指望即时得到别人的救助,男宿管老师在我们的前排宿舍,喊破了嗓子也是听不见的。女宿管老师呢,就算听到了,也无可奈何,她们和我们的处境是一样的,况且她们和我们也差不了几岁。

  我们唯有自救。自救的方式是首先把所有窗户都用铁钉钉死,无论白天黑夜不再开窗,防止夜晚时有人忘记关窗户而惹狼入室;把两层小木门后都增加了固定用的碗口粗细的顶门杠,每晚由宿舍长负责核查;晚自己习后每个人的暖壶里必得灌满了水,如有外敌入侵预备首先用开水泼,冬天时的炉灰留到晚上备用,如被入侵时预备用炉灰迷他的眼;每个人床边或床底都有了一件趁手的兵器,木棍、铁棒或椅子腿儿什么的,从此宿舍里每个人夜晚都睡得很警睡,临睡时穿的衣服也不再是女孩子们活泼可爱的睡衣,而换成了随时可以起床应变的衣服;宿舍里住的都不是特别小的女孩了,大家都明白如果一旦被侵犯的后果。

  但这么一来,宿舍的通风条件变得很差,屋子里就越来越潮湿,睡眠不足外加伙食不十分好,女孩子们的气色就变得很差,上课时状态就不是很好,毕竟是正在贪长嗜睡的年纪。然而更让人奇怪的是,每当闹的凶了,学校安排人员值守,变态在这段时间就销声匿迹,和值守的人捉起了迷藏。

  稍一松懈,就卷土重来。渐次的到了用工具撬门的地步,我们大宿舍防范的措施到位,而且大家有了经验,都是集体同进同出,不曾想变态渐渐的把主意打到了隔壁单身女教师的头上。女教师们两个人一个单间,周末时大多只剩下其中的一位,有时叫隔壁大宿舍投缘的女孩子们去作伴,被邀请到的也很愿意,既安静又安全可以换上舒适的睡衣踏踏实实的睡个囫囵觉。不曾想,这种安宁也被势在必得的变态打破了。

  一天夜半,熟睡中的我们被惊醒了,门外传来工具撬门的动静,这一晚恰巧是我被邀做伴。长期在大宿舍练就的警觉,让我立刻清醒并下床用身体抵住了内层的小木门,并叫醒了同伴。外层的木门已经被用工具撬开了,同伴已经蒙了,身体抖成一团,她虽然年纪比我长,但也没有亲身经历过这样的事儿。我一边提高声音指挥她,姐!快把床边的菜刀拿来!”“姐!赶紧敲隔壁宿舍的墙!一边顺手摸了一根铁棍在手里,手心里一层层的汗下来了,昨晚两个人聊天太晚,没防备教师宿舍会出事,因此床边没准备趁手的武器。

  同伴哆嗦着一边敲墙,一边大声的和我说话,以示意歹徒屋里不是一个人。拿菜刀的话我俩都知道不过是哄人的,菜刀在屋子最里面的橱柜里,即使有,仓促之间也根本来不及拿出来。但歹徒听到拿菜刀的话行动略停顿下来,此前,他已趁我们熟睡时悄悄地破除了第一道木门的障碍,现在抵达了第二道小木门外,刚好用工具把插销拨开了,一推一合间,全靠我身体的重量把小木门死死抵住,一时进不来门。

  在他听到喊拿菜刀的话音时略一停顿的瞬间,我迅速的把插销复位,压力就减轻了,同伴反应过来也帮我死抵住门,一门之隔,我们甚至能听到歹徒的呼吸声。这时隔壁宿舍也传来敲墙的回音,和敲击脸盆的声音,这是我们互相支援和求救的信号。此前,虽然宿舍屡屡被骚扰,但歹徒都没能进到第一层木门,总有睡的格外警醒的同学提前发觉。

  深夜里的脸盆的敲击声,空旷而凄厉,隔壁宿舍一边大声的安慰着我们,一边作势把门栓弄得山响,一副要出门协助我们赶走歹徒的架势。但我知道这是造势,造势的目的是呼救和把歹徒吓走,这是我们的一贯手法,真实的情况是隔壁宿舍是必须坚守不出的,都是女孩子,也都很小,完全无法应付一旦出门可能发生的各种意外,通常歹徒也都会被我们这种方法赶走。

  但这次歹徒已破了一层门却不能得手,一发的恼羞成怒了,他扬手用工具把玻璃窗砸碎了,伸进手摸索着来拨插销,玻璃的碎屑纷纷落在我们的头上,我不暇细想,一铁棍子就抡过去,带着风!那只黑手快速的缩回去,我后来想假如那时我手里拿着的是菜刀,我也会豪不犹豫的剁下去。

  插销无法拨开,歹徒开始用很大的力气一脚接着一脚的踹门了,木门松动,连着窗框一起震动,碎玻璃屑一层一层的落在我们的头发上,我只闭着眼死命的抵着木门,感觉脸刷的一下凉了下来,紧跟着恐惧像一道闪电从头顶直达脚底,于是不再发出一点声音。我的同伴不知怎么了,情急之下开始了怒骂!相持久了,歹徒见一时强进不来,隔壁宿舍的脸盆也敲的山响,受同伴怒骂的影响,居然也静了下来,在宿舍外面娓娓的讲起了生理卫生课,然后走掉了。

  歹徒居然走掉了!我俩震惊之余竟不敢置信,再三确认外面的确没有了动静,隔壁宿舍的同学也向我们报告歹徒的确翻墙走掉了。我和同伴看着破碎的玻璃窗户和踢破了一个大洞的木门,觉得无法再坚守,为防止歹徒再来,我们冒着危险往隔壁宿舍转移。

  室外的夜色是那么的静,月光是那样明亮。我双手将铁棍紧紧的握在胸前,背贴着墙壁向大宿舍移动,女伴紧跟在我的身后,我以为她手里这时应该拿的是菜刀。我临开门外出时嘱咐她拿上菜刀,但是直到我们安全转移到大宿舍后,才发现原来她手里居然拿了一个基本毫无用处的物件。又有同学报告说,我们进大宿舍后不久,歹徒跳走的围墙上又出现了一个红点,像是有人蹲在那里吸烟。再后来,女教师宿舍就不大有人敢住了,往往放些杂物。

  直到后来又有一个以胆大著称的女老师独住,那时我周末就基本不住校了,要好的同学常接我出去住。据后来同学们告诉我说,有一晚这歹徒又来骚扰,这女老师赤着足,一手提着菜刀一手拎着脸盆追出来,披头散发的在深夜里破口大骂,把男宿管老师也惊动起来,以一己之力居然把歹徒赶走了。我觉得她像极了侠女,但以我的想见,她当时也未尝没有惊恐,否则不会不顾形象的破口大骂,毕竟她平时是那样温和的一个人。

  自始至终,我们都没有看到歹徒的脸。他的言辞虽然不堪,但声音并不难听,然而你没办法想象一个健步如飞声音柔和的人在深夜会做出那么卑劣的事来,虽然他最终都没有得逞。可是,万一呢?又很久很久以后,听说这个变态终于被警察捉住了。但是,他曾经的存在给那些年里许多住过校的女孩子们心里都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有时候,人比鬼可怕!
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