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您当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页 > 本地文化 > 一座元上都 半部元朝史

一座元上都 半部元朝史

关键词:元上都 元朝史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
  • 相关机构: 作者:焦福宝
  • 电 话:
  • 网 址:http://
  • 感谢 qwjh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
  • 点击率:4052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

一座元上都 半部元朝史

——浅谈加强上都文化研究的现实意义

焦福宝

翻开13世纪世界和中国历史,那金碧辉煌曾与巴黎、罗马等国际大都市齐名的元上都的昨天仿佛又展现于我们面前:公元13世纪中叶,由成吉思汗之孙元世祖忽必烈兴建的在现今锡林郭勒草原上的上都城,它奠定了忽必烈夺取汗位、建立元朝的宏伟基业,它是中国历史上元朝的夏都并名垂青史,蒙元史的发展从此步入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在世界及中国的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它与元大都(今北京)共同构成了元朝的两大首都。它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草原城市,逐步发展成为荟萃世界文明的一座草原上的国际性大都会。在“全面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今天作为生长生活在这片神奇土地上拥抱着这个伟大文明的遗址的人们,弘扬优秀民族文化遗产、研究历史文化服务于当代,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上都城被历史抹掉了,而上都城的名字却与锡林郭勒草原共存。联合国官员在元上都考察后认为:“没有元上都的历史,蒙古史乃至世界历史则是不完整的”。由此可知元上都的价值和地位。13世纪,许多与亚洲和世界历史有关的事件均发生在元上都。“当今时代,文化越来越成为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的重要源泉、越来越成为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因素,丰富精神文化生活越来越成为我国人民的热切愿望”。元上都历史文化研究会提出的“上都文化学”及呼吁加大力度研究“上都文化”,正是顺应了锡林郭勒盟时代发展和文化建设的需要。“上都文化学”正在越来越被人们了解重视,它在区内外的影响正在不断扩大,对扩大锡林郭勒知名度起到重要作用。锡林郭勒盟应该以元上都遗址“申遗”(2007年已列入预备申报名单第三位)为契机,研究挖掘元上都历史文化,同时与加强文物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旅游开发结合起来,本着保护、开发、传承并重的原则,打造“上都文化”品牌,发展民族文化事业,为锡林郭勒文化的大繁荣大发展、经济的腾飞和社会进步搭建一个平台。因此加强“上都文化”研究意义深远。 

一、“上都文化”的形成      

“上都文化”是以锡林郭勒蒙元文化为主体,融合吸收了汉族等诸多民族文化精华而形成、在漫长的历史发展演进过程中由众多民族共同创造、共同培育发展起来的具有锡林郭勒地域和民族特色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成果,是一种地域文化。它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蒙元文化发展的最高成果。是锡林郭勒地区蒙汉各族人民以及历史上曾经在这片土地上生存的人们以及在蒙元时期中国版图的人民所共同创造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总称。蒙古族是上都文化的主要创造者,并且成为蒙元文化的继承者和传播者,并创造了相应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成果,成为蒙元文化的杰出代表。许多民族在“上都文化”的形成发展中都贡献了自己的智慧与汗水,发挥了他人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所以“上都文化”是我国北方多民族的共同财富,它在中华文化中有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它的形成与演变经历了一个长期复杂的历史过程,它与该地区所处的地理环境、经济结构、政治结构等密切相关。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孕育了锡林郭勒特有的民族文化。它凝聚着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的无数悲喜,承载着不同朝代、不同国家的绵延起伏。穿过历史的尘湮,审视“上都文化”这朵中华民族百花园里的奇葩,会发觉她是如此悠久、绚烂、兼容并蓄、独具魅力。它是草原文化、中原文化、中外文化交融的产物,是农耕文化、游牧文化和边塞文化的聚集、融合、传承和积淀,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民族特色,形成了兼容并蓄的地域文化体系。在“多元一体”中华文明体系中,中原文化与上都文化在我国北方无疑是最具代表性和影响力的主体文化。锡林郭勒是人类文明发祥地之一,是游牧文化与农耕文化的融合地,是草原文明与中原文明的集中地,是中外文化的交流地,是蒙元文化的发祥地。历史悠久,积淀丰厚,拥有灿烂的民族文化和人文历史底蕴,为中国的历史文化长廊谱写了不朽的画卷。当代的“上都文化”是在自然发展和人类文明演进的历史过程中,积淀嬗变的悠久民族文化与改革开放以来大开发、大发展的时代主题相契合而产生、形成的。历史上的“上都文化”是中原文化与蒙元文化的亲和与融合的文化。而现代的“上都文化”是以蒙元文化为主体,汉族文化为重要内容兼有其他少数民族文化的民族团结文化,民族亲和文化,民族和谐文化,是蒙汉合璧文化。从汉语方言源头说起,从它的流变,能看到汉族与少数民族语言的交融。从人名、地名能看到当地少数民族与汉民族人文理念的交融。从民间文化艺术能看到“上都文化”与中原文化的交融。从民俗用语能看到中原文化与“上都文化”的融合。中原文化与“上都文化”结下不解之缘。

二、元上都的地位和影响

随着元朝在上都的建立,中国结束了自唐末以来300多年的分裂与战争,元朝成为当时世界上最为发达的封建王朝。经济、文化空前繁荣,农业、畜牧业、手工业,城市工商业和对外贸易等达到中国历史的鼎盛阶段。以上都为中心的驿路,使欧亚大陆的国家联系在一起。文化交流与合作达到了空间的活跃。元上都成为荟萃世界文明的一座草原上的国际性大都会。

元上都的建设,充分体现了多种文化的相互交融。它运用了中国传统的“风水”理论,选择了四山拱卫佳所葱郁的相胜之地。在规划设计上既有汉族传统的巍巍宫殿,又有蒙古族游牧生活的穹庐毡帐,城市布局不拘一格,自由活跃,是一座独具特色的草原都城。现在虽然成为废墟,但元上都所乘载的蒙古族传统文化却得以保存;元上都遗址中仍然保存有大量的元代文物,众多的蒙元时期的历史遗存历历可数。元上都的历史意义和人文影响、对世界文明所产生的推动作用仍然令世人敬仰。因此,研究元上都、上都文化的价值和意义是永恒的。另外,当时它是全国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的中心。它在推动人类历史的进程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它既是中华民族的宝贵文化遗产,更是世界民族的宝贵文化遗产。

元上都遗址是中国现存最为完整的古代都城遗址。它像座巨大的人类文明的博物馆,向人们展示着昔日的辉煌。对于研究中国古代都城的建筑格局,以及古代帝王在城市的生活,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它成为研究中国古代都城罕有的极为珍贵的实物例证。在元上都,既有体现中原皇家威严的宏伟宫殿;也有蒙古民族传统的大帐行营。特别是根据民族自身的游牧传统,把上都建在“六月亦冰雪”的金莲川草原上,使它成为元朝的夏都,每年4-8月,元朝皇帝都要在此狩猎,演兵并处理国政,接见外国使者,这种制度对于清朝影响很大。元朝实行两京巡回制度,既适应了北方草原蒙古贵族上层的生活方式,又便于与大都相互依托,对中原农业地区进行有效的统治。从而,使蒙古民族自身的传统文化得以弘扬,也使中原农耕文化与草原游牧文化交融在一起。同时,各国的旅行家、商人、使者和传教士,纷纷沿着连接上都与欧亚大陆的驿路来到中国。在当时世界上还没有一座城市象元上都那样,使佛教、萨满教、基督教、天主教、道教等众多的宗教,融洽而又友好的相处在同一城市中,并且共同为统治者所尊重。中国的使者、商队、以及各种货物,也不断地从上都走向世界。这座遗址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全部保存下来的、历历可辩的古都遗址。通过元上都遗址,可以看到蒙古民族对推动历史进步所做出的伟大贡献;也可以看到元上都在1314世纪时,对游牧文化、农耕文化、西方文化的融合所产生的巨大影响。

700年来,元上都遗址一直成为古代游牧文化的象征,也成为蒙古民族传统信仰的实物。尽管时间已过去了700多年,但在上都盛行的祭天、祭祖及礼佛仪式,现在一直被蒙古族游牧民族保存着。当时在元上都盛行的摔跤、赛马、射箭和长跑以及宴会活动等,在今天的内蒙古仍然十分盛行。内蒙古一直是最优秀的摔跤手、驯马手和长跑运动员的摇篮。此外,在元上都所在地的锡林郭勒草原上,每年秋天丰收季节,都要进行“那达慕”大会。人们身着蒙古族传统服装参加摔跤、赛马、射箭、蒙古象棋等各种比赛,获奖者会受到牧民门的夸奖和优厚的奖赏。这样的会要开上7天以上,人们用美酒和牛羊肉祭天以后,便开始享受美味,同时有歌手和乐手为大家助兴。还有来自远方的商人把货物运来与牧民们交换。这些传统活动,都与700多年前元朝皇帝和百官、百姓们在元上都举行的各种游乐、宴会活动有直接或实质的关联。如今,元上都遗址所在地正蓝旗仍然是中国蒙古语音的标准地,中国电视台、广播电台的蒙古语播音,都是按照正蓝旗蒙古语音的发音而进行。此外,这里生产的奶食制品仍在以元代宫廷技法制作,蒙古包仍然按照元代的传统工艺生产,最大的可容纳千人。以元上都为中心的草原地区,游牧文化仍然保存着旺盛的生命力,并且对各地的游牧文化发生着很大的影响。

三、“上都文化”的内涵

“上都文化”是蒙元文化的集中体现,也是蒙古文化高度发展,吸纳多种文化的有益成分,达到历史性的高度。作为元王朝的主流文化对社会和历史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也对世界的文化发展和人类的文明产生了不容忽视的重大影响。它包括了较完整的蒙古族基本的传统文化、祭祀文化和其他文化。它是蒙古族传统文化的标本,如:文学、歌舞、艺术、体育、饮食、起居、服饰、丧葬、娱乐等。“上都文化”包括了较完整、丰富、有特色的祭祀文化(对自然界的崇拜祭祀;对祖先、长辈、亲友的祭祀;对英雄功臣的崇拜祭祀;对成吉思汗的祭祀;对苏力锭的祭祀)。也传承、交流、融汇、吸纳其他文化的传统。

“上都文化”是独具特色的文化。应该从四个方面考虑其定位:一是草原文化,草原文化既不是游牧文化,也不是单纯的蒙古文化,它是北方不同历史时期多个少数民族文化与古代农耕文化交融结合的产物。二是蒙元文化,它是从草原文化中分离出来而具有相对独立性、主体性和完整性的一种文化。蒙元文化曾经是的主体文化。三是中原农耕文化,近代农耕文化与蒙元文化相交融的一种独特的文化。四是现代文化,在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天,任何文化都不可能是永恒静止不变的,它需要不断注入新的活力,这样才有生命力,才能不断发展、传承。今天人们的生活方式、思想观念,同样具有当代世界性。这四个方面的文化共同组成独特的“上都文化”。

“上都文化”是以蒙元文化为主体,多元文化汇合与交融,具有深刻内涵。包涵着:1、开拓创新、敢为人先、不畏艰险、自强不息的创业、创新精神。

马背民族长期生活在特定的自然、人文环境,造就了草原民族吃苦耐劳的品格和自强不息、豪迈刚健的民族精神。马背民族无疑具有草原文化的共性,这就是冒险、大胆、创新、开拓和包容。历史上的游牧民族长期处于贫困状态当中,但贫穷落后的面貌并未让它们屈服和妥协,反而铸就了穷而弥坚、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

2、天人合一、人与自然和谐发展观念。从草原游牧文化中传承下来的那种天人合一、人与自然“普遍和谐”的传统文化观念是以游牧业为经济基础,并在此基础上形成物质、精神、制度层面上的文化,形成了草原上以“自然为本”的人文精神和民俗民风。这种天人合一、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观念与当前所提倡的科学发展观不谋而合。

3、淳朴忠厚、团结互助、宽阔博大、对异包容合作和开放意识。元上都处在中原和北方少数民族的联结处,形成各民族间在风俗、习惯、观念、意识形态乃至宗教信仰等多侧面、多层次的交往和融合。由于地理位置的特殊,它不仅成为中原与北方民族的缓冲地带,也是双方力量较量的舞台,更是农耕文化与游牧文化融合交汇之地。文化融合交汇,既有游牧文化的敦厚雄浑,也有中原文化的慷慨大气,以开放的胸襟和包容的气势,形成和而不同、经世致用、自强不息的特有文化气质和人文精神。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的生产生活方式,培育出开放意识和博大胸怀,形成自信开放型文化心态。“上都文化”的多元性特质造就了这一地区的人民所具有的宽阔胸怀、对异文化包容,并主动学习汲取其他民族优秀文化的民族特征。

“上都文化”以我国北方游牧民族文化与中原农耕文化交流融合的特有内涵成为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中一颗耀眼夺目的珍宝,享誉海内外。同时,以北方游牧民族为代表创造的蒙元文化,在中国乃至整个东方文化的发展过程中产生过极为重要的影响。元上都地区自古就是一个多民族聚居区,各民族在这片土地上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文化,其中蒙元文化的影响最大。地区文化的特色就是多民族优秀文化的相互交融,这就是的特色文化。以千百万蒙汉民众为主体的民族大融合,文化大交融,要比以封建帝王、封建王室为主体的和亲政治,其铸造和谐的意义更深远、基础更牢靠、涵盖面更广大。

“上都文化”是传承、发展、创新的文化,是北方游牧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元上都地区是哺育游牧文化的摇篮。历史上有众多民族活动及其生存发展,使这一地区汇聚了中国北方最精美的文化,这种精华经过数千年漫长而不间断的积淀,从而成为文化的主体。蒙古族是游牧文化的直接传承者,作为这一地区的文化代表始终反映中国北方游牧文化的形态。从成吉思汗时代形成的蒙古族开始,在元上都地区就不间断地、完整地吸收着蒙古族凝结着游牧文化和欧亚草原文化精华的最高尚、最神圣的文化内容和形式,使民族文化成为蒙古族文化中最富有特征的、最具有代表性的文化形式。

“上都文化”经过几百年不断丰富和发展,集中表现在其民族特色和地区特点之上,而且不断与外族文化交流和吸收中进一步扩展。作为民族特征,它不是单一的民族文化,而是由众多民族共同创造开发的文化。它的民族性是各种文化的交流,因而也是文化开放的根本原因。作为地域文化特征,它吸收了南北文化的精髓,也接纳了东西文化之精华,具有独特的文化内涵,使蒙元文化一开始就成为以多种生产方式为基础的多种文化的结合,即游牧文化、农耕文化及其它文化的统一。它在传统与现代结合基础上不断发展和创新。它在保持和发扬固有的古老文化传统的过程中,积极吸纳现代文化的一切有益因素,从内涵到外在形式不断增强其现代性,与时代同步,不断取得新成果。

“上都文化”是经过长期发展,多民族创造的多样性、开放式的文化。既有历史上优秀的传统文化,又有当代活力四射,多姿多彩的文化,是在弘扬中发展,保护中创新,为建设和谐社会提供精神保障。“上都文化”元素包括:早期人类文明的曙光;北方游牧文化兴盛的地方;蒙古族文化典型代表之一;蒙元文化的发祥地;多元文化汇聚的胜地;现代文化活力四射的地区。

当代“上都文化”,体现着长期以来生活在这一地理环境和人文氛围中各族人民所具有的不甘落后、勇于进取的心理素质和精神,它反映着蒙汉民族勤劳朴实、勇敢豪迈、热情奔放的性格。集中体现在“两转双赢实现跨越发展”的精神和“祥和、富裕、文明”的形象以及城市文化、社区文化、广场文化、农村牧区文化、小康文化、校园文化、企业文化之中。

四、“上都文化”的特征

“上都文化”最显著的特征是完整性、先进性、艺术性和唯一性,在多元的民族文化中,可以说是无以伦比的。是人类文化宝库中的瑰宝,是我国诸多少数民族文化的精华,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历史悠久,内涵丰富,是多民族人民共同培植的一种多元共融、风格独特的文化。元上都地区是哺育游牧文化的摇篮。历史上有众多民族活动及其生存发展,使元上都地区汇聚了中国北方最精美的文化,这种精华经过数千年漫长而不间断的积淀,从而形成了蒙元文化的主体。形成了各民族间在风俗、习惯、观念、意识形态乃至于宗教信仰等多侧面、多层次的交往和融合。

“上都文化”具有亲和力、向心力、创造力的特征。没有文化的亲和力,各民族的共同生存、生活、发展是不可能的,文化的传承和发展需要这种亲和力。向心力是中华民族共同体形成的基本力量,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的基本作用点。“爱国”是“上都文化”的中心,体现了文化的向心力。“上都文化”也包括与时俱进、不断创造的新时代文化。“上都文化”之所以能够传承下来,以及特色、魅力、神奇,都说明“上都文化”的创造力。

“上都文化”以其历史的连续性和多元的独特性,成为影响中国历史发展进程的重要动因,以各民族分进、融合、共荣的发展,促成了中华民族这一民族实体的最终形成。以其显著的地位和游牧民族豪迈的气质和刚健的品格,不断为中华文化的发展增添着生机与活力,促使中华文化不断实现新的变革与发展,从而证明了蒙元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发展的重要动力源泉,它无愧成为中华文化的主源之一。经历了波澜壮阔的历史演进,神奇的大自然和历史悠久的文化积累,孕育出韵味独特、古朴典雅、别具一格的“上都文化”。其中,独具特色的文化遗存、人文景观、民俗活动,体现出了具有中国特色蒙元文化的经典价值。具有悠久丰厚的文化底蕴和古老的文化传统,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坚守内在的脉络始终没有中断。自近、现代以来,随着时代大踏步地进步,工业化的生产方式和都市化的生活方式,以特有的张力和辐射力,正源源不断地向蒙元文化、上都文化的机体渗透,传统和现代的方方面面无不在碰撞、冲突、相互吸纳中,形成新的有机统一。虽然“上都文化”单纯以游牧生活为基本表现形态的历史已经终结,从内涵到外形正不断增强着现代性,但是长期由传统游牧生活方式形成的观念、礼仪、习俗等,依然展示着蒙元文化鲜活的生命力。

“上都文化”是一种多元化的地区文化。由于特殊的文化地理位置,决定了他的开放性的存在,从古至今,各种文化属性的民族纷纷凳台亮相。都为元上都地区所接纳,其文化也被吸收,从而造就了开放性文化极强的特征。“上都文化”是历史与现实互动的文化。文化在现实生活中既有历史文化的深刻反映。也有现实文化的多彩写照。历史与现实的文化互为因果、互为动力、相互交融、相互吸收,形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互动文化,“上都文化”是新时期与时具进的结果,具有强烈挑战意识。它在新中国建立以来焕发了新的生机,开创了新的文化纪元,其中最主要的是继承和弘扬了蒙古民族传统的挑战意识。十一·五期间,政府将这种挑战理念大力张扬,科学合理地利用,在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中会起到了特别重要的作用,从而成为锡林郭勒盟实现“两转双赢经济又好又快发展”的精神动力的核心和灵魂。

当代的“上都文化”具有显著的地域特征、民族特色和时代特点。它是在自然发展和人类文明演进的历史过程中,积淀嬗变的悠久民族文化与改革开放以来大开发、大发展的时代主题相契合而产生、形成的。它具有显著的文化区位特征。考察早期的文化区位特征,我们会发现,早期文明,人类对于自然地理环境的依赖是很强的。山是屏障,河是摇篮。同样受到自然环境的强烈影响,游牧文化形态产生并且得到了发展,迁徙和交流成为可能。元上都地区作为政治军事文化中心时,它的文化区位特征表现为显要的战略位置,对抗激烈,交融也激烈。

“上都文化”为中华民族的进步和中华文化的繁荣,为蒙元文化的构成和完善,起到重要作用;它推动了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的文明发展;是经济腾飞的强大精神动力;为推动社会进步,构建和谐社会提供思想文化基础;为弘扬民族优秀文化,发展内蒙古、锡林郭勒文化及旅游事业起到重要作用;对中华文化的传承、发展起到重要作用。

五、加强研究“上都文化”的现实意义

“上都文化”在历史上曾经推动和影响了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的文明发展。古代文化中存在的匈奴文化、突厥文化、契丹文化、蒙古文化等在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上都产生过重大影响,或使中原王朝的命运存亡受到影响,或使农耕文化的进步吸纳了游牧文化的成份,或使世界民族发生了大的迁徙,或使欧亚社会组织得到了重大改革,或使东西方文明发生了相互交流,这些民族文化在当时甚至成为引领社会潮流的先进文化。而这些文化的载体民族均在长期生存发展,甚至从这块土地走向历史辉煌的舞台,进而影响和改变了中国和世界的历史发展进程。

“上都文化”中具有蒙元文化最核心的部分。蒙元文化体现出来的特征:蒙古族帝王文化、宫廷文化、祭祀文化、民俗文化,正是蒙元文化的核心部分。民族文化的无穷魅力,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出积极的作用,具有独特的地位,也在建设民族文化大区、文化大盟,实现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战略目标具有更加重要的作用。

以元上都遗址为依托的“上都文化”这个品牌文化和文化品牌对本地区发展有着较大的作用。依托品牌,塑造形象、发展创新、形成新时期的文化内容。品牌文化与文化品牌相互促进、相互依存、极大地扩大影响,提升知名度,促进社会全面发展,经济大幅度提高,人民生活不断改善,和谐有序,活力无限的锡林郭勒正在成为内蒙古中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一颗耀眼明珠。

旅游业的发展正在成为“上都文化”保护和发展的重要途径。“上都文化”的发展正在走向新的里程碑,文化发展的目的是在继承中弘扬,在保护中创新,从而使锡林郭勒得以全面发展,和谐进步。旅游业为优秀的传统文化提供生存的土壤,避免和减少文化的失传和扭曲。而且旅游景区以“上都文化”形成主题之后,会使传统文化通过经济手段得到永久的传承,使传统文化得到集中的、有效的保护,也更容易形成品牌效应加以推广。因此,旅游业,特别是“上都文化”主题类旅游景区,正在成为文化保护和发展的重要途径。元上都遗址“申遗”工作已经取得新进展——列入预备名单第三位。

“上都文化”作为蒙元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成员,为中华民族的进步和中华文化的繁荣,为蒙元文化的构成和完善,提供了新的营养,补充新的血液,成为其繁荣发展的不可或缺的内在因素。因此,“上都文化”的地域性、民族性,决定了在其形成、发展的漫长历史过程中,在其与中华各文化乃至世界文化的交流中,在其与其他文化不断地碰撞、整合而实现的自身建构中,显示出它独有的特征和丰富的内涵。

“上都文化”是锡林郭勒草原经济腾飞的强大精神动力。锡林郭勒草原儿女在艰苦创业过程中所显现的是摆脱贫困、征服自然、渴望富裕的抗争精神;体现的是解放思想、与时俱进、敢闯敢干的创新精神;追求的是“团结奋进、走进前列”的争先精神;表现的是“战胜自我、推进文明、跨越发展”的一往无前精神;显现的是敢为人先、自强不息、勇于创新的民族精神;展现的是抢抓机遇、更新观念、开拓进取的时代精神。正是“上都文化”中所体现出的这些精神特质,决定了人力资本中最具活力的精神因素,成为锡林郭勒草原经济腾飞的强大精神动力。

元上都遗址不仅仅属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而且属于全人类,它是“上都文化”走向世界的一个极为重要的历史性坐标。展望未来,我们对“申遗”工作充满信心,因为它是属于全人类的文化遗产。充分认识元上都遗址这个世界级文化品牌的价值和意义,并借助这一品牌的影响力进一步推进民族文化大区、民族文化大盟建设,使“上都文化”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赞助商提供的广告
纠错信息:(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
纠错信息:
感谢您的参与,让大家更准确的了解上都!
用户名 密码 不支持匿名评论
标题: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图片刷新)
电话:15847912765 传真: 邮箱:ccoo0479@126.com
地址:内蒙古正蓝旗上都镇(世界文化遗产元上都遗址所在地) 邮编:027200
Copyright © 2004-2018 正蓝旗电脑网络行业商会(上都驿站网络工作室)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城市中国
京ICP备09021873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779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9]字第548号函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